当爹当妈还得当老师这对乡村教师夫妇一干就是20年

他们每天早上6点起床开始忙碌,除了正常教学外,还要全职护理全托学生们的生活,直到晚上孩子们都睡了才能休息睡觉,有时也要因为照顾生病的学生而通宵不眠。

元顶小学的孩子们。苗志勇摄

“今年春节因为新冠疫情原因,有几名在武汉务工的学生家长回不来,孩子就在我们家过的年。”张蓉说,今年,元顶小学共接收了57名留守儿童,其中有47名是全托住校,年龄从2岁半到16岁不等。除了春节,孩子们全年寄宿在学校,学校成了他们的“家”。

学生们正在吃午餐。苗志勇摄

张蓉为年幼的学生洗头。苗志勇摄

张蓉照顾年龄较小的学生喝水。苗志勇摄

“回城后,他为老家那些失学的孩子担忧不已。经过再三考虑,我支持他回村办学。”张蓉说。1999年秋天,一所家庭式学堂出现在元顶村。夫妻俩最初的设想是让学生能就近安心读书,后来,外村的孩子也来了,想在家里寄住,他们就腾出两间屋子免费供学生住。随着寄宿生越来越多,家庭学堂教学、生活条件已无法满足更多的学生学习和住宿。2005年,陈果夫妇转入公办元顶村小学代课,在学堂里就读的几十名学生也一同转入该校。

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最新数据,全球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已超过100万。这是一个重要节点,它意味着新冠疫情已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灾难之一。人类距离最终战胜新冠病毒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团结“战疫”之心不可稍有懈怠。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多次强调,要有效控制疫情,需要世界各国扎扎实实做好病例发现、检测、隔离、治疗和追踪病患密切接触者等防控各个环节。在没有特效药且疫苗未能大范围使用的当下,切断传染链是防控疫情的最有效手段。面对世纪疫情,能否有效防控不仅考验各国的治理水平,也拷问其执政理念。

为应对新冠疫情,日本政府对职业体育及电影院等采取入场限制,此前上限为5000人,该限制已于9月19日放宽。根据政府的指南,到11月底为止,职业棒球、足球J联赛等人数超过1万人的大规模活动,场馆可容纳人数上限为50%。规模小、感染风险低的演出剧目、古典音乐会等活动,以及在电影院无饮食观赏的情况,允许满员。

虽然很累也要坚持往前走

从世卫组织数据看,近期全球日新增感染者数为30万上下,日新增死亡病例数为6000上下,依然居高不下。虽然世卫组织反复强调世界各国要采取更加严格、有针对性的疫情防控措施,但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里,更多人仍将因防控不力而染病甚至死去。

元顶小学在陈果夫妇到来后,开启了新的办学模式——全托式寄宿制。学校负责幼儿园至小学三年级教学任务的同时,还承担起本村及附近村留守儿童的全托管理。

各国团结一心携手合作,在病毒面前不以私心为念、不以他国为壑,心无旁骛抗击疫情,这既是对各自国家的人民负责,也是为世界做贡献。

“有人曾高薪聘请我改行,被我婉言谢绝,因为这些孩子离不开我们,我们也不放心他们。”陈果说,从办家庭学堂到转正成为元顶村小学教师,他们收入一直不高,尽管如此,他们也没有收取过这些留守儿童的托管费。虽然过着清贫的生活,却丝毫没有动摇他们的坚守。

能否有效防控疫情,要看是否尊重科学、相信和重视公共卫生专家的科学判断。疫情防控是公共卫生一个专门领域,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只有相关公共卫生专家才最具发言权。世卫组织负责全民健康覆盖及传染病和非传染性疾病事务的助理总干事任明辉曾在多个场合强调,防控疫情很重要的一点是各国都要相信科学、相信科学家,政府决策时一定要听取科学家的意见和建议。

在川陕交界的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有一座海拔1400米的元顶山,山里的元顶小学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留守儿童之家”,在学校里有一对名叫陈果、张蓉的“70后”教师夫妇,20年来一边教书一边义务照料近千名留守儿童的学习和生活,周末和节假日也不例外,他俩被学生们称为“果爸”和“张妈”。

回乡办学让留守儿童有书读

日本经济再生担当相西村康稔对此表示:“考试当天将让考生自主测温,若在37.5度以上将取消其考试,要求参加补考。”

“其实,我们这里共全托了47名留守学生,来自附近10多个乡镇,家境都不是很好,有些还是单亲家庭,每个学生都有心酸的故事!”说到此处,正在为孩子们做午饭的陈果老师长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眼圈开始湿润……

陈果为学生们上课。苗志勇摄

此外,关于2021年大学入学共通考试的防疫措施,日本文部科学省提出,即使是与感染者有过密切接触的考生,如果无症状且被确认呈阴性,就允许在别的考场参加考试的方案,并听取了专家意见。

“感谢社会各界对我们的关注和帮助。其实我们只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想创造条件让山里这些贫困孩子走出大山,成为国家有用之才。”陈果和张蓉道出他们的办学初衷。

中国成功防控疫情的案例,让世界看到了人类在安全有效的疫苗问世前阻击新冠病毒的可能性。然而,一些国家由于种种原因不愿或无法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给病毒提供了传播蔓延的可乘之机。

每到周末和节假日,陈果和张蓉都会想方设法给孩子们改善伙食,让这些常年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和爱。陈果说,以前开餐馆练就的厨艺,这下又有了用武之地。

一路艰辛一路欢歌。这对夫妻教师的故事,引起了“马云基金会”的关注。2015年,陈果、张蓉获得“马云乡村教师奖”。2016年,夫妻二人均被巴中市教育局聘为“巴中市贫困村小教师培训班”讲课教师,就“村小办学经验和关爱留守儿童”话题与全市村小教师分享;2017年,在巴中市好家风好家训故事分享会上,分享了他们的“留守儿童之家”的故事;2018年,二人被聘请为四川省“最美家庭事迹巡讲团嘉宾”,在全省巡回分享“扎根乡村教育,关爱留守儿童,助力脱贫奔康”的故事。同年,张蓉被评为“全国优秀童伴妈妈”,并代表全国353个童伴妈妈在北京作汇报分享。

20多年前,陈果高中毕业后,在巴中市城区一所小学代课,工资很低。为了生计,他改行做起生意开餐馆,日子过得红红火火。1999年,陈果携妻张蓉回到村里,当时正是学生读书时间,几名学龄儿童却失学在家玩耍。经询问得知,这些孩子因父母在外务工,学校又离家远无人接送才没有上学。

“说实话,这么多年一路走来,我们也觉得很累!希望社会更多力量来关心留守儿童们的成长……”这对“70后”夫妇沉默许久后道出了心里话。

学校成了他们的“家”

“但是,我们累了孩子们(会)争着(给我们)捶背,渴了争着端水给我们喝,每当这时我们所有的疲劳就一扫而光。”陈果说,从学校走出去的孩子,有的已经读完高中、大学,有的已经参加工作。“每逢节假日,他们就回来看望我们,叫一声‘果爸、张妈’,这就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感觉我们所有的付出都值了。”

“其实,我们最忙的是周末,除了一早就要起床给孩子们保障好日常的一日三餐和辅导作业外,还要给学生洗澡、洗衣服、开展课外实践活动、帮助孩子们与家长通电话……一直要忙到深夜。”张蓉边洗衣服边说道。

陈果和张蓉为学生们洗衣服。苗志勇摄

能否有效防控疫情,还要看是否积极参与抗疫国际合作。病毒不论种族,疫情蔓延不分国界,在所有人都获得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正如任明辉所说,“越是新发传染病,越需要国际合作”,只有这样才不会给病毒留下“温床”或死灰复燃的空间。国际社会应推动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在世纪疫情面前,世界各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才能最终战胜共同的敌人。

能否有效防控疫情,要看是否坚持生命至上、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首位。一些欧洲人士日前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美国原本具有很好的防控疫情条件,但其领导人出于个人和党派利益、刺激经济等因素考虑,没有推行有效防控举措。如此无视人民的生命健康,疫情哪能不失控?世卫组织指出,防控疫情是当今世界“最好的投资”之一,从长期看会给各国带来更大利益。

陈果为学生们做饭。苗志勇摄

有了他们的精心照顾,让这些大山深处留儿童们的成长不再单调和孤寂,生活在充满爱的温暧大家庭,先后有60多名学生成为全国重点大学的学生。

每到周末,她必须将所有学生的衣服和被子全部洗好,这样才能保证在正式上课的时候有更多的时间给孩子们上课。张蓉笑着说,经常干这样的重体力活,她身体也越来越强壮,原本瘦小的胳膊也练出了肌肉。

日本政府还将探讨确认考生身体状况,及避免考场内人员密集的方法等。文科省还将根据专家意见,向全国的大学及都道府县教育委员会广而告之,让大学和高中的个别入学考试也参考。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above and press return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