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店经济快速复苏2亿人的钱包都靠它撑起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19日电(左宇坤)你有没有想过,开一家小店?

自己打理,有自己的风格,卖自己喜欢的东西,交自己喜欢的朋友。哪怕成不了一个优秀的商人,也要做一个暖心的店主。

小店,通常指面向居民消费的批发、零售、餐饮、美容美发、维修、配送服务等行业的个体工商户,雇员10人以下或年营业额100万元以下的微型企业,及年营业额1500万元以下的网店。

如何把小店做好,考验着每一个小店经营者,也同样考验着城市治理者的耐心和智慧。(完)

“在财政政策方面,要对小店提供税费优惠政策;在金融政策方面,要鼓励创新服务小店的金融产品,提高金融服务的针对性;在社保政策方面,对小店招用人既要规范其缴纳社保,也要考虑其承受能力,适当予以补贴等。”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研究员娄飞鹏认为。

美团大数据显示,6月,全国服务业小店的消费复苏率实现稳步增长,相较于疫情较为严重的2月份增长3.3倍;7月,全国小店消费复苏率超90%,小店交易金额较上月增长23%。

此外,展区还邀请了在京承担国家医学中心、世界卫生组织在华合作中心任务的58家医疗卫生机构联合参展,展示各中心代表性临床研究转化成果。服贸会期间,展区还将主办以“凝聚世界防疫智慧、共抗全球疾病威胁”为主题的公共卫生论坛,着力打造国际防疫经验交流分享的平台,并发表相关主题的北京倡议。

穿过疫情风暴,小店经济快速复苏

同样的,张姐也没有解雇店里的帮手。两个人忙忙碌碌,继续在逐渐恢复生机的城市里奋斗。

“其实对于我来说,没有文凭也没有其他手艺,开小店的目的就是赚点生活费养家糊口。”在北京西单明珠八楼卖安徽阜阳卷馍的张姐,来北京已经十年了,在商场做过导购,在朋友圈做过微商。两年前,她在西单这一繁华地界租下了一个小小的档口,卖自己家乡的特产卷馍。

现实中,不可避免的是小店也有其天然的缺陷。除了抗风险能力较弱,还存在公共卫生及安全隐患等。

商务部数据显示,疫情发生以来,有近6000万家小店遭遇经营困难,占到全国8000多万家注册小店的七成多。然而,正是因为小和灵活的特性,在国家陆续出台的各项政策扶持下,小店经济迅速恢复了活力。

小店就像“毛细血管”,分布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小店的崛起不仅能给周边居民带来便利,还养活一个个家庭;而且,数量众多的小店还牵动着就业的增长,间接促进其他相关产业的恢复发展。

“房东提过降房租的事儿,我拒绝了,只是交租时间延后有个缓和。不给自已弄得那么可怜,多想办法多努力,不行再说呗!”老曹笑着说。

小店活,则民生兴。7月,商务部联合多部门发布的《关于开展小店经济推进行动的通知》提出小店建设的愿景,5年达到“百城千区亿店”的目标。

4月3日,张姐的卷馍店恢复营业。“现在,我家应该说能恢复百分之七十左右的人流量了吧,但顾客还是没有像以前那么固定,每天大概能卖出100多份。”

面对电商平台对杂货小店的影响,老曹的经营很“佛系”:“我们卖的是一种服务。有些货品我们也是从淘宝进的,卖的是你能看到摸到的东西,还有逛店的一种乐趣,多加的售价等于布置了一块儿可供娱乐场地的门票钱。”

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张姐和老曹的生意都遭受打击。

8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李忠在国新办例行吹风会上表示,鼓励个体经营发展,引导劳动者创办小规模经济实体,支持发展各类特色小店。

“其实这在我们老家就是路边小吃,大家都是推个三轮车练摊的,我也从来不敢说有做得多么好。”张姐对自己的手艺很谦虚,但她的卷馍经过不少美食博主的推荐,已经成了“网红”,“热情、量足、好吃、实在”是他们最多的评价。

说起自己开小店的经验,张姐觉得就是要能吃苦。她的闹钟常年定在早上4点,起床做饼、做菜,忙忙碌碌到晚上10多点才能到家。

“刚开业几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早上四点多天还很黑,我从出租房的楼梯上摔下来了,膝盖和脚腕都摔破了皮。摔下来的那一刻我在想,可千万别摔死,我还有儿子要养。”张姐笑着提起了这段经历,她说当时冷静下来后,自己一秒钟爬起来赶去店里。

老曹的杂货店。 受访者供图

商务部的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注册小店8000多万户,带动就业约2亿人。这8000万家小店里,藏着2亿平凡人的汗水和努力。它可能会浇灌出一位母亲的期待,一双儿女的梦想,一个家庭的富足,一座城市的和谐。

小店里的“人间烟火”和“人间理想”

市民在自家小店门外准备晚餐。 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我们档口一年租金10来万元,因为东西都是自己加工的,还租了专门的厨房。疫情期间每天早上一睁眼不进钱,几百块钱房租还不见了,这是主要困难。”张姐告诉中新网。

张姐说,疫情期间不少人都憋坏馋坏了,所以最近,她家在网上“种草”了,远道而来吃卷馍的人也多了很多。

对此,通知提出了系列保障措施,要求各地要落实好现行扶持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减税降费、金融支持、优化营商环境等政策。

在张姐和老曹看来,虽然现在的外卖和网购都很发达,但线下门店面对面交流的体验是网店不能替代的,这或许也是小店保持旺盛生命力的原因所在。

7月,商务部、银保监会等七部门印发《关于开展小店经济推进行动的通知》,提出要促进小店经济健康繁荣发展。至2025年,培育小店经济试点城市(区)100个,赋能服务企业100家,形成人气旺、“烟火气”浓的小店集聚区1000个,达到“百城千区亿店”目标。

“快速复苏的‘小店经济’,侧面反映出受疫情影响的中国经济正逐步回归正轨,同时也体现了中国经济潜力和韧性。”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分析。

“我们也在所难免,在疫情第一波时停业了半个多月。不过事事总有运气,我们经营的不是餐饮,另外也没有在疫情高发区域,所以稍缓和些时也就继续营业了。”老曹说。

“小店经济只有跟老百姓的需求结合起来,才具有人气和烟火气。”北京西城区商务局副局长马佩鸿日前表示。

“百城千区亿店”激活城市“毛细血管”

“疫情期间光顾店面的人少了能有一半,生意肯定受到严重影响。”但即使赔着钱,老曹也没有耽误员工的工资以及此前承诺的员工餐。

“店只是想展示一些思想上、经营上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想让大家知道,还有这样的一家与社会大众普遍观念仍格格不入,同时思路也是清晰又不矫揉造作的小小店铺。”店主老曹告诉中新网。

说到特色,在大众点评北京杂货礼品热门榜排名第一的“小协奏曲杂货铺”,不同于张姐卷馍店的烟火气,是一家个性十足的“理想”小店。

老曹的杂货店真的很“杂”,有二手的经典音响、十六轨机、插头、锤子、扳手、自己改装的二手汽车音响、M65冲锋衣、战靴、面膜……以及各种奇奇怪怪、叫不上名字的东西,还有他自己设计的“concertino(小协奏曲)”品牌笔记本、明信片、书签、贴纸。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above and press return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